放眼未来,精彩可期
国际绿色建筑产业博览会愿与您邂逅在“中国建筑之乡”南通
展商动态 » “建筑之乡”南通被称为“中国近代第一城”,

1、南通建筑从业超过160万,每年承接的超高层建筑超过5000幢;

2、南通人先后捧回100多个鲁班奖,获奖总数全国地级市第一;

3、2017年,南通市建筑业总产值突破7000亿元,继续领跑全国。

40年回望,改革开放给南通留下诸多印记。

一路走来,南通先后获得“体育之乡”、“教育之乡”、“建筑之乡”、“长寿之乡”等若干荣誉称号。

其中,最显眼的莫过于“建筑之乡”。在全国乃至世界各地工地白色的外墙上,见到“南通建筑”是大概率事件。

鲁班奖是中国建筑工程质量的最高奖,南通建筑铁军累计获得的鲁班奖超过100个,全国地级市总数第一。

在大上海,每4幢超高层建筑中,就有一幢出自“南通铁军”之手。

从最初100人的建筑队,到如今,南通建筑业从业人员达到了160万人以上。南通建筑铁军谱写了一首特别的改革开放之歌。

 

南通濠河风光。许丛军 摄

 

1

100多座鲁班金像

“现在的建筑业跟过去一不可同日而语”,近日,在南通六建建设集团有限公司(下简称“南通六建”)办公楼内,总经理沈卫东说,现在的建筑工人早已不是人们印象中的泥瓦匠。

他向参观的客人演示了该公司现在经常用到的BIM技术,这种技术通过建模,可把房子变成一个可视化的房子,然后工人用这个模型,进行动画漫游,全方位查看。

“我们的人可以在房子没有建的情况下,发现哪些地方设计是合理的,哪些是不合理的”,沈卫东说,这样可以提前优化,减少损失和浪费。

除此之外,此前在南通展出的建筑业成就显示,不仅是新技术,一些新材料也被用到现在的建筑中。

一种生态混凝土,除了传统护坡功能外,还具有透水排水、净化水质等多重功能,花花草草可在上面自然生长;一种节能玻璃,可以有效隔阻传导热、辐射热,又能保证足够的可见光穿透……

这些新技术、新材料的背后,是与时俱进的南通建筑铁军。

最新的报道显示,这是一支从业人员超过160万人的庞大队伍。他们以勤劳的面孔出现在世界各地,同工地外墙上醒目大字“南通建筑”相互依存。

他们每年承接的超高层建筑超过5000幢。这支队伍中,有9000名一级建造师,有2万余名二级建造师。

他们是南通经济的支柱之一。2017年,南通市建筑业总产值突破7000亿元,继续领跑全国。

众多数据中,沈卫东说,有一项指标最能说明南通建筑的厉害之处。他带领我们到了公司荣誉室,在最中心的展台上,放着10座金光闪闪的小金人。

这位工匠打扮,左手持墨斗曲于胸前,右手持“班母”拉出墨线停于腰侧的小金人便是鲁班奖。设立于1987年的鲁班奖,是中国建筑工程质量的最高奖,也是无数能工巧匠毕生追求的目标。

近30多年来,包括南通六建在内,南通建筑铁军先后捧回了100多座鲁班金像,获奖总数全国地级市第一。

 

南通一家大型建筑公司内,设计师正在设计图纸。蔡敦昊 摄

 

2

10万大军支援大庆油田

南通位于江海交汇处,隔江与上海相望,北接广袤的苏北平原。

南通城乡建设局一位工作人员介绍,南通地少人多,素有手工业的传统。在公社时期,南通每个乡镇都有建筑站,这些群众俗称的匠人在农闲时出去干活,建房修桥。

南通本地人陈先生的父亲便是第一批建筑工人,现是公务员的他记得小时候,父亲经常逼着他看书:“如果你不好好读书,将来就和我一样去工地搬砖头!”

这或许是南通教育发达的原因,陈先生笑着说,几乎所有农村的小朋友都有被父母“威胁”的经历,这让他们从小就明白,唯有读书才能改变命运。

1952年落成的南通文化宫曾是南通的地标,这座建筑完全由南通人自己建造。建筑队由南通市建筑工会从各个乡镇抽调有口碑的手艺人,最终组建了一支100多人的建筑队。

最终,经过10个月的建设,文化宫圆满落成。领导一看,这支不起眼的“草台班子”,已经具备承接较大建筑业务的能力。

1952年4月,南通市人民政府决定,在文化宫筹建处的基础上,成立南通市国营建筑公司。

这是江苏省最早成立的国营施工企业之一。公司的正式营业执照,由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副总理兼财经委主任陈云签发。

南通建筑人开始走出当地。他们很快把自己写进现代中国的发展史中。

60年代,中国建设大庆油田和新疆克拉玛依油田。南通组建建筑大军挥师北上。“当时是以建筑民兵形式派出队伍”,沈卫东介绍,当时南通有10万人支援大庆油田建设。

在全年施工期只有七八个月的黑龙江,南通建筑队创造了“当年开工、当年竣工、当年交付使用”的记录。

“我们吃三睡五干十六,就是一天24小时,我们吃三顿饭,每一顿饭我们吃一个小时;我们从天亮干到天黑,干十六个小时,留五个小时睡觉”,沈卫东说。

在铁人精神的诞生地,10万南通建筑大军同样让人敬佩。

 

近30多年来,包括南通六建在内,南通建筑铁军先后捧回了100多座鲁班金像,获奖总数全国地级市第一。 蔡敦昊 摄

 

3

南通建筑铁军

站在南通六建的办公楼上,如皋城市尽收眼底。

在如皋民间,南通六建董事局主席宋小忠得名“宋半城”,这座城市的一半建筑几乎都是由他组织开发建设的。

在南通几乎每个城市,都有类似南通六建的大型建筑公司,南通一建在南通市区、南通二建在启东、南通三建在海门、南通四建位于通州、南通五建在如东、南通六建在如皋、南通七建在海安、南通八建在港闸区、南通九建、十建地处经济技术开发区、苏中建设在海安……

1982年,深圳特区建设的号角吹响,南通建筑队伍同样第一时间抵达。沈卫东介绍,当年他们建筑的房子至今仍在使用,只不过周边变成了漂亮的深圳机场。

南通建筑同样在深圳扎根。以南通六建为例,2016年,南通六建在南方的公司归拢,在深圳组建总部,覆盖了云南、海南、广西、广东业务。

两年后,南通建筑“进军”青藏高原,援建西藏。承担了拉萨饭店、机场宾馆、少年活动中心、拉萨客运站、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五项援藏工程。

南通建筑高质量完成援藏任务,其中拉萨饭店是其中的标杆。拉萨饭店是一座江南特色的园林式建筑群。在1984年中央援藏43项重点工程中,它是“第一号工程”。

两组数据说明南建筑人的质量过硬:三四千个门框,没有留下一个锤印和一个露尾钉子;31米高的北楼,按规定轴线垂直偏差允许有20毫米,但南通人将偏差控制得只有8毫米。

1988年,拉萨饭店工程荣获鲁班奖,这是江苏第一次获得此项荣誉。

南通援藏建筑队伍因此获得南通市委表彰,以“南通建筑铁军”之名。从此,“南通建筑铁军”声名远扬。

和其他地方不一样,南通建筑出了名的团结,大家共享“南通建筑铁军”的品牌,且各自珍惜。

南通城乡建设处的一位人士介绍,几乎成了行规,破坏南通建筑名声的行为会遭到唾弃,大家虽归属各家公司,但都极为维护南通建筑的品牌,把南通建筑的品牌越擦越亮。

1990年4月,在邓小平同志关心和支持下,党中央、国务院做出了开发开放上海浦东的重大决策。如同深圳特区建设一样,浦东大开发的这波热潮中,南通建筑参与其中。

其后,南通建筑队伍迅速向全国乃至全世界扩散,在北京、在上海、在南京几乎国内所有城市;在日本、在以色列、在芬兰、在巴西等世界各地,都能见到南通铁军的身影。

 

航拍南通新城区。许丛军 摄

 

4

“纳税是前三名,很多时候都是第一名”

与南通建筑走出去的相对应,财富也被请回来。

以如皋市为例,建筑业是该市的支柱产业,去年第一次迈过千亿大关,产值达到1070个亿,“纳税是前三名,很多时候都是第一名。”

同时,它更是一个富民产业。

沈卫东说,分布在南通各地的建筑工人,通过他们的手艺,把他们的辛苦所得带回家乡,“改善各自的居住环境,使他们的子女得到更好的教育,使我们的农村富起来。”

据当地媒体报道,目前南通建筑从业者多达160万人之巨。

这其中,充满了不少励志的、动人的传奇故事。他们至今仍在南通三建、南通四建、南通六建等各大建筑公司里,从最开始的泥瓦匠起步,经过几十年风吹雨晒,如今变成公司高管,带上全家人、甚至全村人过上财富自由的日子。

 

七月的阳光似火,在南通机场路立交施工现场,工人在骄阳下工作。蔡敦昊 摄

 

改革开放40年,南通建筑本身就是建设者,它以自己特别的方式,参与其中。无论是深圳特区建设、浦东大开发,还是如今的“一带一路”。

南通城建局相关人士介绍,如今,在俄罗斯、新加坡、韩国、蒙古、东南亚、中东、非洲等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土地上,都有南通建筑铁军的身影。

按照规划,至2020年,南通建筑业总产值要突破9000亿元。

七月的阳光似火,在南通机场路立交施工现场,几十名工人挥汗如雨。言谈之间,虽然辛苦,但每个人对自己行业的认同感都挺高。一位工人自豪地说,在外地,人家问是哪儿人,回答是南通的。

“你们南通人房子盖得好!”,对方竖起大拇指。

返回顶部